译诗一首:礼物地球

译诗一首:礼物地球

武夷山

2019年2月4日出版的《纽约客》杂志发表Brenda Shaughnessy的散文诗Gift Planet(礼物地球),试译如下。

礼物地球

作者: Brenda Shaughnessy

译者: 武夷山

版权所有

我6岁的女儿说“我不知道时间”。她已经知道时间是不可知的。就让时间一直是一个她见着就绕开走的陌生者好了。

我幻想着外太空的样子,就好像我与它有什么关系似的,其实唯一的关系是:我是外太空动物园中圈着的一只动物。在地球上我不管走多远,还是没离开动物园的笼子。

我跑遍所有城市,走过所有街道,结果都一样,没离开笼子。而且,无论在何处都会感到饥饿。不管去什么地方,我都有两个念头:我再也不想回家了,我迫不及待地想回家。

所有旅行不过是帮助自己想象:我们有一个可以离开或可以返回的家。

从未离家让人羞愧。无家可归让人苦恼。搬家搬来搬去,门钥匙变了,钥匙链没变。钥匙链就是家,是树林内部的庇荫之地。

我们把一棵树说成“我的树”。

小汽车像是豆荚,像是外骨架,是我内部的一个地方。Car(小汽车)是“carapace”(硬壳)的缩写。

我怪罪天气,如果天气“好”就怪罪自己。我对自己说,是坏天气毁了我的计划,其实是我毁了天气的计划。

Plan(计划): 词形像 plane(飞机),像 plain(平常、普通) ,像 pain/pane(痛苦/意式面包)。像planet(行星、地球)。计划之作用像是对所有最要紧的事物加以覆盖。试图使一切( 感觉、食物、飞行、庸常以至地球自身)按照计划来进行。(博主注:前文的pain是一种感觉,pane是食物,plane与飞行相关,plain与庸常意思差不多,planet包括了地球)。

停下吧。停下吧,就好像你能停下似的。好像你一吸气,就能变回婴儿,变回两三岁的孩子似的。好像你一呼气,就能将所有不曾拥有的东西摒弃一样。吸,成为一二三岁的孩子。呼,摒弃其余一切。

我不愿意被火化。我要成为泥土的一部分。太空也许是我的原乡,但我能记住的只有此处的地球。

我抓住此生不放。我将自己粘在此生上,像是在礼物上面粘一张贺卡。生日快乐!长命百岁,祝玩得开心!我们想你!爱你的,我。

礼物永远是能量之交换。像是水的沸腾,像光合作用。礼品盒里有一个大水罐,还有我俩在一起的照片,因为照相之时我俩是在一起的。

现在礼物送出了。这只是复制品,但原件是一个瞬间,已被燃尽,卡路里。

西蒙娜睡前说,“我正在想象自动采摘草莓的情景,我醒着的时候有很多梦想”。

小时候,学会识钟后我就读出钟点。我会读出时间了,很得意;我不再聆听时间试图告诉我的东西:在你走啊走啊走的过程中,你已经失去了一切。

作者简介:Brenda Shaughnessy是美国女诗人,生于1970年。2019年她将出版其第五部诗集,The Octopus Museum(章鱼博物馆)。她在美国罗格斯大学担任助理教授,讲授英语课。

评 论 区

  1. 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