英诗汉译:科学之可怖声音

英诗汉译:科学之可怖声音

武夷山

科学之可怖声音(作于1919年)

作者:Vachel Lindsay

译者:武夷山

“蝴蝶的身上有机械;

蜜蜂的身上有发条;

雏菊含有液压装置,

树木的装置亦不少。

“若X射线这个科学之眼,

能透视啾啾鸣叫的小鸟,

那我们也能用X射线

透视轮子转动之美妙。”

不管何色人物

若是这般思考

我就希望他们

早早入土为好。

博主:Vachel Lindsay(维切尔·林赛,1879-1931)是美国诗人,被认为是现代吟咏诗的创始人。

我在网上看到James Howde对此诗的分析,他说:

本诗引号内是科学家的声音,理性主义者的声音。那些词还挺幽默灵动。但是,林赛痛恨还原论,因为还原论往往剥夺了了造物主的荣耀,扫除了万物的神秘,通过对事物进行解释使其甜蜜感和分量感荡然无存。他所愤怒的不仅是科学家的解释工作,还有他们的傲慢,他们觉得“我们能充分理解万物,因此也可以轻慢万物”,而林赛觉得万物都是神奇的。最后,该诗做了个难看的转身,诗人用沉闷的音符将其厌恶之情表达了出来。

其实,林赛的这个观点并不新鲜。英国诗人约翰·济慈(1795-1821)因为牛顿把彩虹还原成了三棱镜下的光谱,就认为牛顿完全破坏了彩虹的诗意。他在长诗《拉米亚》中写道:

天空中曾有一道令人敬畏的彩虹

我们知道了它的质地、它的纹理,它就被归入单调无聊的平常俗物,

……

排空了灵异的空气和地精的宝藏,令美丽的彩虹分崩离析。

而英国生物学家、科普作家理查德.道金斯就与济慈对着干,故意将其一本科普著作的名字叫作《解析彩虹》(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,2001),他在书中写道:

“探明奥秘并不会失去其诗意,恰恰相反,探明答案更令人着迷,也更加美丽。每当你揭开一个奥秘之后,你会发现其他奥秘,这也许会激起更丰富的诗歌情感。”

“解析彩虹的诗性之美目前所揭示的一切——从恒星的性质到宇宙的扩张,一定会抓住济慈的想象力,而且一定会带领柯勒律治进入最狂热的梦想,可以使华兹华斯的心脏,跳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踊跃、激烈。”

《北京晚报》2017年7月7日发表过冷建国的文章,“道金斯:解析彩虹的诗意,科学与美并不对立”,可以参看:https://cul.qq.com/a/20170707/040828.htm。

林赛的原诗如下:

The Horrid Voice of Science

Vachel Lindsay (1919)

Theres machinery in the butterfly;

Theres a mainspring to the bee;

Theres hydraulics to a daisy,

And contraptions to a tree.

If we could see the birdie

That makes the chirping sound

With x-ray, scientific eyes,

We could see the wheels go round.

And I hope all men

Who think like this

Will soon lie

Underground.

评 论 区

  1. 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

发表评论